其他博客地址

主力博客:https://tonghuix.io

2014年11月7日星期五

对开源社区中商业参与的思考——答中央民族大学范小青教授的采访

十月份的时候接受了中央民族大学范小青教授的邮件采访,经过她的同意和授权之后,将采访回答放出来。注意,此文暂不以CC-BY-SA授权,转载请一定联系我。
简介中央民族大学范小青教授:范小青,女,汉族,1977年生,籍贯湖北省麻城市。分别于1999年和2004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获文学学士和文学硕士学位。2004年来校任教至今,现为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读博士生。主要承担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广告学专业的教学工作,讲授传播学原理、广告文案写作、公共关系、国际广告专题、公共关系全校通识课等课程。主要研究领域为全球化与新媒体传播、广告传播理论与实践等。——来源:http://ljc.muc.edu.cn/ljc/guanggaoxuejiaoyanshi/2014/08-26/102.html
Q1. 开源的目的是什么?大家积极推广开源的目的是什么? 你个人的看法是什么,你认为在开源群体别人的看法又是什么。开源的目的是技术创新,还是追求自由民主? 

先来说开源的目的。从最初GNU和自由软件开始,源码开放的目的就是一种保障自由的手段,保障软件的用户、开发者处在平等的地位上。而最近几年开源的目的依旧没变,技术创新和反对大公司垄断是随开源伴生的副作用,包括开源降低了开发成本等等,这些都是副作用,而这些副作用的产生的本源,是因为用户和开发者处于平等的地位,没有阶级差别而产生的。这是我的理解。而其他人的理解还是比较多元的,有的人认为开源可以学到东西,有人认为开源的目的是因为大势所趋,还有人认为开源的目的是为了引来更多的贡献,为自己服务。云云。


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开源的直接目的既不是技术创新,也不是追求自由民主,而是平权和协作。具体到开源社区中,有一个大家都认同的运行规则就是“自由和贡献相对等原则”。什么意思呢?也就是你要想在开源社区中获得额外的权利和权力,也就是除去开源本身所赋予的源码权利之外的其他权利和权力,比如社区领导人的参与权和表决权,源代码的决策权,人员任免权、提交到主流代码仓库(比如Git)的权利,或者使用特定域名的邮件转发服务、Jabber服务等等。要想获得如上这些权力,就需要与之相对等的贡献,贡献越多获得的权力也就越大。比如GNOME基金会的董事,是由GNOME基金会成员匿名投票选出,而要想获得投票权必须是GNOME基金会成员,成为基金会成员则必须具有一定的贡献(代码贡献、宣传贡献、金钱贡献均可),并被至少两名其他基金会成员提名。这里就体现了贡献和自由(也就是权力)的对等原则。也就是所有人都有平等的地位,平等的机会,要想获得更大的权力,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贡献。开源社区保障了这种基本原则得以顺利实施,同时开源这件事又可以保障软件开发活动的协作更加稳健和顺畅。

而那些反对大公司垄断的成功案例,则成为宣扬开源万能论的“元叙述“(meta-narration),说到底,反垄断不就是将大家都放到同样平等的地位上吗,所有人对开源的贡献是唯一变量,而不是你有多少钱,有多少背景或资历。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特性,所以开源社区是去中心化的,是平面的一个团体。而去中心化的思想核心来自于美国TMRC早期黑客的黑客伦理。下面这段话摘自Steven Levy的《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
伦理原则强调"共享、开放、分散、为操纵机器不惜任何代价",与PC文化与互联网文化的精神内核一脉相承

1. 对计算机的访问(以及任何可能帮助你认识我们这个世界的事物)应该是不受限制的
2. 完全的任何人都有动手尝试的权利!
3. 所有的信息都应该可以自由获取。
4. 不迷信权威——促进分权
5. 评判黑客的标准应该是他们的技术,而不是那些没有实际用途的指标,比如学位、年龄、种族或职位。
6.你可以在计算机上创造出艺术与美。
7. 计算机技术可以让你的生活更美好。
另外还推荐一本书《黑客伦理与信息时代精神》。

Q2. 大公司在开源生态中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你对它们参与到开源当中是什么样一个态度?当开源参与人群当中,个人爱好者越来越少(不确定的判断哈)、公司的代言人越来越多的话,这意味着什么?会不会跟开源最初的诉求背道而驰?


大公司在开源生态中的角色有两类:一类是金钱提供者,也就是赞助商,带有一定的慈善行为,比如Google每年都会划拨专项资金投入给开源的会议、项目或者基金会,他们既是开源的用户和受益者,利用开源开展了自己的业务,同时将钱投入到开源项目或者基金会中,以更好地推进这项事业。另一类是参与者,比如红帽、Inter和IBM等,他们既参与到开源中,贡献代码,同时也受益于此。

我对大公司参与开源的态度是谨慎的欢迎。无论是那种方式加入到开源中,都不能影响开源社区的中立和平等原则,都不能影响开源产品的最终走向,否则公司将会把一个社区拖死,社区也将成为公司的廉价劳动力,成为公司的奴仆。

举个例子,还比如GNOME基金会的董事,总共是7个人。虽然红帽对GNOME项目的影响最大,但在董事选举时有个强制规定,最多只能有2名来自同一家公司的成员,这样就限制了如红帽这样的大公司对GNOME基金会项目的影响力

还比如Oracle收购了SUN公司以后,因为认为OpenSolaris没有商业价值,决定将这个开源产品撤销,社区也被迫解散。虽然OpenSolaris里大多数都不是SUN的员工,但因为这个产品是Solaris的开源版,受SUN的影响和控制巨大,最后就成为了整件收购事件的炮灰。

Q3.从开源组织形态上来讲,一直大家喜欢说的是开源当中所倡导的是从下而上的组织形式。但由于一些参与者混杂着个人爱好和公司代言人的双重身份,所以在开源组织和开源社区活动的组织方面,其实还是可以看得到公司的潜在影响。若是公司的影响很大的话,是否与“从下而上”的这种开源组织文化是相悖的?

自下而上的组织形式,其实是对去中心化的一种形式上的说法。通过上面GNOME基金会选举的例子就可以很明确的讲明什么是自下而上的组织形式。对于普通人而言,自下而上意味着通过自己的贡献不断提升在社区中的地位,获得更大的权力和话语权,也就是影响力。这个过程无人可以替代,也无人可以例外。

大公司加进去的好处是加快了贡献的进度和获取地位的进度,说到底是因为其贡献的多自然地位上升的也就快。一个成熟的开源社区,应该理性的思辩并将大公司的影响降至与其贡献等同的地位,同时通过契约保持社区的中立性和独立性。

上面OpenSolaris的例子就可以很好的证明这一点,而为了避免这些问题,国外的开源项目社区往往通过成立基金会的方式来规避大公司的超强影响力,保持社区的独立性和中立性。由于在中国成立基金会等这些NGO组织非常非常麻烦以致几乎不可能,这也就为保持这种社区特性留下了一定困难,不过我相信通过明确的契约和规范,这也不是不可能达到的。

Q4. 想问问你对技术的看法、态度是怎样?或者说,技术观念是什么?技术是工具,还是技术本身就包含理想?技术若是工具,那么大家运用技术工具想要达到的是什么?(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


我认为技术就是工具,不包含理想。比如原始人用火,就是为了取暖和烹饪,而由烹饪而产生的厨艺和饮食文化则是伴生用火这项技术产生的。还比如核技术,既是毁灭一切,又可以造福人类,而为了规避核技术的毁灭特性,以及由此伴生的核讹诈和欺骗,因此制定了《核不扩散条约》。

任何技术应该能为人类整体带来福祉,如果它只能带来毁灭,我想人类社会是无法接受的。火既可以用来烹饪,也可以纵火烧毁房屋,斧头既可以用来砍伐和切割,也可以用来杀人,核技术也是如此。也就是对一项技术的限制和控制与使用它的人有很大关系,因此技术最终是与使用者自身素质有很大关系的。

计算机技术也是如此,黑客伦理的最后一条“计算机技术可以让你的生活更美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人们应该通过提高自身素质让计算机技术为整个人类社会谋福祉,服务于全体,而不是为某个小圈子,某个利益集团,甚至为某个人的私利。

Q5. 对开源中商业的进入,你秉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开源并不排斥商业,但是开源当中最让人赞叹的最早是业余爱好者的无偿付出,但现在开源界感觉还是很混杂的感觉,商业或公司力量的无孔不入会不会破坏原有的文化?


这就谈到什么是开源文化。我认为,开源文化是基于黑客伦理的一个延伸,可以说是黑客文化的现实载体,更融合了中立性和独立性的自身特性。

大公司的加入当然是好事,但我本人对其依旧秉持谨慎的欢迎态度。因为公司毕竟是逐利的,其对开源的投入具有选择性,比如微软2011年大量贡献Linux内核代码,几乎只贡献给了Hyper-V虚拟化相关,因为这是其云平台Azure的底层架构所必需的。而2012年和2013年在Linux内核代码的贡献列表里微软再也没有进入top10的行列。同样的道理,有些公司对某项技术很感兴趣,投入巨大,比如大数据相关的Hadoop最近两年飞速发展;与此同时,之前被Intel等大公司看中并发起的Meego项目却最终夭折,被Tizen替代。

所以公司投入开源的逐利特性决定了一个开源项目或者一个开源社区的走向,其话语权和决定权也对整体发展起决定作用。也正是因为如此,更应该通过手段、契约来限制公司的话语权,避免对开源社区产生不利的影响,总之开源社区要自觉、自决而不要自掘。

Q6. 你认为“社区精神”是什么?“社区精神”在开源文化中处于一个什么地位?


社区精神其实正是上面说的黑客伦理,换个提法而已。简单说就是自由、共享、开放、分权和协作共进。

社区精神在开源文化中处在非常重要的核心地位,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独立自主的社区精神,现在的开原世界才能如此丰富多彩,才能如此蓬勃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