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博客地址

主力博客:https://tonghuix.io

2014年4月4日星期五

为什么反对腾讯与CSDN合作搞开源?

整个2014年第一季度都在搞开源大会,没时间整理思考,也没时间写博客。终于大会结束了,现在也把一些思考记录下来,先讲讲和这次开源大会息息相关的一个话题。

在这次3月30日举行的OSTC开源技术大会上,腾讯宣布和CSDN合作搞开源,腾讯负责出资金和项目,CSDN负责开源运营,意图推进中国开源的发展。详情就不说了,有关此的新闻很多,就发出来三条,想了解更多的自行Google:
这些新闻无独有偶,所有评论几乎都是对腾讯开源的指责和反对之声,充斥着大量的诋毁、漫骂、诅咒的语言,充满一股深深的怨恨和戾气,对腾C的合作也是极力反对和抹杀,庆幸的是很少有反对CSDN的。很多人对腾讯与CSDN的合作抱有否定、排斥、悲观等等完全负面的态度。事实上五个月前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当时的应激反应与所有人在3月30日看到消息时候是完全一样的,我对此也是抱有完全否定情绪的。

同事们在看到新闻评论的时候,也有很多想法,大多数认为这些评论是无稽之谈,因为很多人根本没看合作的内容,只看到标题就发表意见,或者很多人是为了否定而否定,只是表明立场而已。毕竟我得知消息在五个月以前,有充分的时间思考,思考我是怎么想的,也能理解大家为何反对腾讯与CSDN的开源合作。

腾讯有关开源的劣迹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首先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是5年前,腾讯QQ播放器使用FFmpeg代码而没有遵守GPL协议开放,被FFmpeg社区列到了耻辱柱上(相关内容,还有玛格丽特苏的译文)。这件事当年闹的沸沸扬扬,我也是受这件事启发而进入了开源世界。实际上腾讯在开源上的劣迹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大多数因为没人追究而慢慢被人遗忘不了了之。

类似的还有,QQ协议封闭且完全不允许任何第三方应用使用,很多开源IM软件包括pidgin都曾经支持过QQ协议,但总遭到腾讯的封杀,或者无端干扰,造成用户完全无法正常使用。而其自身开发的QQ for Linux有很多Bug,甚至根本没法正常使用,而且N年前就停止维护了,因为那只是一个工程师的个人作品而已!

这里就更别说QQ自身,其创意是抄袭自ICQ,其吉祥物企鹅也是抄袭自Linux的吉祥物Tux,还有很多抄袭创业小公司的,利用其庞大的用户群,让小公司没有活路可走……凡此种种劣迹罄竹难书,其山寨之王的本性让爱好开源的人所不耻。

而背着这样一系列历史恶名的包袱,它在开源上的所有作为,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完全否定也是情理之中的。

商业控制与社区话语权

很多人看到新闻稿时候的第一感受是腾讯“侵入”开源社区,基于以上这些腾讯的劣迹,人们有这种想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作为BAT之一,腾讯赞助开源,人们会想当然认为,它一定会将其影响力,转变成社区话语权,而掌握了开源社区话语权也就控制了开源的方向!

开源社区的话语权与贡献成正比,无论是代码贡献还是出钱捐赠。商业公司插手开源社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不被看好,因为商业公司通过出资赞助的方式做出了贡献,赢得了很大话语权,若这种赞助带有排他性,则社区的控制权等于也就被其牢牢掌握。

联想到腾讯之前在开源上的种种劣迹,如果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公司掌握了开源社区的话语权,控制了开源社区的发展方向,无疑让人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腾讯的资本输出与开源价值观的碰撞

腾讯通过向开源社区的资本输出获得了社区的话语权,在他输出资本的同时,其价值观也随之对社区产生影响,潜移默化之间让社区可以为其服务。这里就产生了一个价值观冲突的问题,人们通过腾讯的产品和其在开源上的种种劣迹,想当然推断其价值观,并产生了抗拒心理。

这与台湾正在上演的“大阳花学运”有非常相似的地方。台湾学生们最开始的是“反服贸”,因为两岸签订的服务贸易协定实际上是一种双向开放协定,为大陆资本向台湾输出制造渠道。而台湾的学生们担心,这种资本输入所带来价值观输入是可怕的,因为借着资本大陆可以将共产主义和集权独裁等等,输出给民主自由的台湾,进而影响和控制其政治体制,最终“被统一”。台湾的学生担忧台湾的民主未来,进而走上街头。

非常类似的,开源社区里的人担心腾讯借助资本输出的机会,会控制和影响中国的开源,毕竟其有这么庞大的用户和大量资本,是其他公司所不可及的。大家也担心社区的民主自由体制会被破坏,会被打破。

基于以上种种这些,抵制腾讯搞开源也就可以理解了。

且慢!有哪里不对!

但很容易反驳的一点是,同样是BAT的超级大公司,阿里巴巴、网易、百度搞开源为何没有这么大反对之声?他们也是投入资本,投入人力物力啊,为何没有像腾讯这样被人奚落?且阿里巴巴和网易还获得开源社区的赞誉,这是为何?

要回答就不妨看看这些大公司在开源上的贡献。阿里巴巴基于nginx开发了Tengine,并时不时地还向上游提交改动和反馈;网易之前更是做了多年的开源镜像站,很多用Linux的人都会有网易的更新源;百度虽然没有什么贡献,但其在开源方面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劣迹,而且百度也没有大张旗鼓的推其开源计划,去年底只是悄悄开了一个网页把项目列出来而已。

腾讯开源之所以刚一推出即被人诟病,最本质的在于它之前没有任何开源贡献,不仅没有贡献,还有太多太多罄竹难书的劣迹。总之,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这就如同惯偷做慈善,怎能不让人怀疑其动机?怎能不让人本能的去抗拒和抵制?

基金会呼之欲出

不能指责人们的不理智和想当然,毕竟背负着如此多的劣迹,腾讯想短时间内翻身,在开源圈里做到和阿里、网易那样的制高点是不太可能的。这就需要将它之前的劣迹和现在的示好行为隔离开,将开源的Good和商业公司的Evil隔离开,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基金会!

但在中国,包括基金会在内的NGO机构是很难申请的,需要挂靠民政部啊什么的乱七八糟,总之中国的开源是没有任何基金会来做的。所以需要一个相对中立,且具有一定运营能力的第三方商业公司或团队。这也就促成了腾讯和CSDN的开源合作。

而对CSDN来说,类似和腾讯这样的合作就为中国开源基金会的成长奠定了条件,应该算是一次探路行为,也算是一次冒着极大风险的有益的尝试。

我的态度和切身感受

虽然我供职于CSDN,但依旧要说,我反对CSDN与腾讯的合作。本来搞开源是一件可以向开源社区示好且提升自身形象的事,可以大力扭转CSDN在开源界的负面形象,但没想到竟然和一个更加负面的腾讯合作搞开源!不要妄图负负得正,合作伙伴所产生的负面效益对CSDN是个极大的风险。我本人很希望CSDN可以尽快走出单独和腾讯合作的尴尬,尽可能多的吸纳正面合作伙伴组成“基金会”,避免受腾讯的负面形象影响。

从平时工作来看,腾讯倒是没有给太多的压力和KPI指标。即便如此,平时工作我依旧会与腾讯相关事务(无论是否开源)保持隔绝,因为对腾讯搞开源,在看不清其动机和意图的情况下,还是宁可不信任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