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博客地址

主力博客:https://tonghuix.io

2013年7月3日星期三

官府“开源”下的群魔乱舞——简评第八届“开源中国开源世界”高峰论坛

上周五和周六参加了由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和CSDN主办的“第八届开源中国开源世界高峰论坛”,有幸受邀也有幸和各种开源同僚一起度过了两天的时光,特别是和“開源哥lisp”老相识在一起更是快乐异常啊!

而这次会议正好是我参加韩国首尔举行的GNOME.Asia亚洲峰会一个月之后,难免会把我参加的这两次大会进行一次比较、比对和吐槽,也难免会带着严苛和刁钻的眼光去审视国内的这次大会,也更会以国际化和更加全面的视角判读国内的开源未来。

吐槽一句,这次又是对比社区“两会”了。。。。




简单比较“开源中国”与GNOME.Asia峰会


今年是我第一次参加“开源中国”,而今年和去年我已经两次以演讲者参加了GNOME.Asia亚洲峰会,更甚至今年的“开源中国”仅仅在GNOME.Asia之后一个月,我难免会去进行比对,而之中的差距几乎可以一目了然。更有意思是第一届(2008年)GNOME.Asia亚洲峰会却是在北京举办的。

关于下面要说的这两次峰会:

  • 第八届“开源中国开源世界”高峰论坛:http://ocow.csdn.net
  • 第六届GNOME.Asia亚洲峰会:http://2013.gnome.asia ,相关视频

主办方与承办方

“开源中国”的主办方是工信部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其网站明确写有“(开源软件推进联盟)是在政府主管部门指导下。。”,所以官府背景浓厚,而此次大会的承办方则是CSDN,一个有着轻微官府背景的商业公司,主营新媒体业务。而GNOME.Asia的主办方是GNOME基金会亚洲委员会,承办方是韩国自由/开源软件协会及GNOME Korea开源社区的志愿者。顺便提2012年的GNOME.Asia的承办者是香港自由软件协会等多个开源社区,也是志愿者。发起人和承办方的的不同直接决定了会议的整个基调、文化特色和演讲内容等等差距极大。

会议基调的差别

“开源中国”带有浓厚的官府风格和极其浓重的商业基调,对比两会的会议日程可以明显感觉到差异。不用很仔细比对就会发现:“开源中国”的每个演讲人都会标明其所供职的公司(或政府机关)及其职务职称等信息;而GNOME.Asia亚种峰会会议日程只写上了演讲人姓名,并不标明其背景,除了第一个主题演讲Karen Sandler标明其为GNOME基金会的总干事(Excutive Director)以外,其他人皆没有任何标注。我认为除了网页排版所需,更是因为真正的自由开源社区,是无所谓其背景的,只以技术评高低,与其地位、背景、性别、年龄、文化层次和受教育水平无关!

Note: GNOME.Asia演讲者报名演讲题目的时候也是不需要提供背景的,详情可参考今年GNOME.Asia的演讲提交页面http://2013.gnome.asia/cfp/submission/ 。由于没有提供演讲者的背景介绍,这一点也让观众有所吐槽,详情请见此次GNOME.Asia峰会之后的报告。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在台北举行的GNOME.Asia峰会上则写上了演讲者的背景,迄今为止只此一次。详情

演讲内容的异同

“开源中国”的大多数演讲内容偏重商业化、政府指导性或概念推广型。比如某某某技术能够给公司带来如何如何的效益,如何如何的节省成本,如何如何简化开发流程云云;或者是中国应该推广某某技术,应该发展某某产业,只有这样才能赶上世界潮流的步伐;又或者是开源是如何如何让我们公司有如何如何的发展,我们应该如何如何借助开源这股风扬帆远航云云。。。当然,也有一些很务实很专注的演讲题目,比如第二天分论坛由RedHat的方越工程师所讲的“开源,多方共赢的生态系统”,以及黃敬群所讲的“参与国际开源项目经验谈”,还有很多有关云计算和大数据相关的技术话题都是比较务实的。而且还有技术相关的话题,比如蒋鑫老师所讲有关参与Git社区的话题。

GNOME.Asia的演讲内容则偏向技术化,务实化和经验之谈,极少商业化。这与GNOME所秉承的自由精神是密不可分的,上文也说了,在技术社区里技术是关键因素。所以GNOME.Asia的演讲则很注重技术布道和人本的技术推广,也有经验的推介和发布,甚至还有历史回顾等。

演讲听众的组成

由于CSDN主办的”开源中国“的门票是需要花高价购买的或必须是受邀的VIP,而GNOME.Asia的门票是免费的(有可选的在线注册环节,非强制),所以由此产生的观众差异是很明显的。据我观察:“开源中国”的观众组成明显由商业公司社区运营、政府机构在职人员、媒体记者、商业公司员工以及极少数开源爱好者组成,而这些爱好者大多还是受邀的或付费的。而反观今年GNOME.Asia观众的组成,根据会后发布的报告,有64.1%是公司员工占主流,另有25.65%是高校学生排第二,其次是自由职业者7.69%和高中学生2.56%。对比之后可以很明显发现,真正的开源爱好者往往在学生和自由职业者群体中,有40%之多!虽然是韩国的数据,但两国差距不大,基本也可以推想中国的情况,公司底层员工、学生和自由职业者是开源社区的主要组成,同时这些人也往往是现在社会主要的屌丝群体,在现在食不果腹的年代,一张高价票实在是太过奢侈,很多人就放弃来参会了,如果没有CSDN Ada李力大姐的邀请,我肯定也不会购票参会的。所以一言以蔽之:一张高价门票,阻挡了真正的开源爱好者!,因此“开源中国”大会其本质就是——

背离开源精神的“开源”盛会


之所以这么说,从大会的组织到整个内容都处处蕴含着一种“违和感”。我能理解CSDN承办这类大会的丰富经验,从云计算大会到某些开发者大会,CSDN办这种商业会议的经验非常丰富。但对传统开源峰会却缺少一些经验,当然这不是主要的,毕竟是第一次承办,难免会引入曾经的经验,况且专业的会议团队也为这场大会增色不少。而对比每年的GNOME.Asia峰会虽然是志愿者所办,但其专业程度丝毫不输给专业会展团队啊,虽然某些细节上还不够好,但从各个方面(吃、住、行、会展)来看总体都是相当令人满意的。

由于此次“开源中国”其厚重的官府背景,能够踏踏实实搞开源的,诚心推进开源事业的政府官员屈指可数(这里还不敢完全说一个没有),而从会议各个方面来看过于浓重的商业气息和明显有悖开源精神的会议议题,都在宣传出开源在中国的特殊地位(此处不详说,请见本人博客文章《中国不适合发展开源》)。

这里并不是说开源不需要商业,但请不要如此浓重,这哪里是什么开源峰会,简直就是借开源之名进行的公司宣讲会啊!不仅玷污了“开源”二字,更完全与开源精神的实质“自由、协作、贡献、共荣”完全背道而驰啊!

官府背景与开源精神


官府背景与开源精神本质是相对立的,无论是何种政体。因为政府施政的本质是对人民的管理和限制,以达到全民利益最大化。而开源的本质是自由无限制,追求每个人在开源生态中所获的利益最大化,所谓“挠到自己的痒处”(Linus Torvalds),即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往往跑偏,尤其是在中国。开源在官府看来是个香饽饽,可以随时取用,套上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的帽子(绿色的),由于开源本质上的开放性和自由特性,这样的只顾着自己拿,而没有付出贡献的行为,就被默许了下来,并一直延续至今。官府从1999年就开始推进开源事业,但为何至今开源社区不能有一个正式的NGO名号?没有一个中国自己的开源项目基金会?除了利用其强大的行政手段粗暴的干涉、干预开源社区的正常发展以外,不禁想问从1999年推进开源软件至今,官府真正反馈给开源社区什么?真正回馈给开源世界什么?

大会的名字叫“开源中国开源世界”,这里显然官府的人把“开源”当作了一个整体的动词,如果把“开源中国开源世界”里的“开源”俩字换成“解放”,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想法吧!这个看似宏大的标题,掩饰不了内涵的单薄,也无法掩盖官府根本没想回馈开源世界的用心。开源在普通国人眼中也只是个可以随便利用的工具而已,更何况官府乎?!

当英国政府开始推广开源软件,当台湾宜兰县的政府机关电脑里都在运行自由软件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官们坐在宽敞的官府里,坐在阔绰的小轿车里,他们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只是办这么一次鸡肋一样可有可无的“开源中国”峰会吗?(吐槽一句,欢迎晚宴上的一大盆鸡肉很好吃,特别是鸡肋那部分很入味)

商业利益与开源诉求


由CSDN承办的“开源中国”峰会整体来看,还是非常成功的,也要感谢CSDN各位同仁们的艰辛和周末加班。但是,过重的商业化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也正因为如此,峰会也演变成了一场宣讲会,真正的开源爱好者和开源社区大牌都在会场后面聊天,而峰会却缺少了开源的活力。

说到了“大牌”,定义也是有不同的。比如说“开源中国”第一天出现的演讲嘉宾就是“高峰”了,也就是大牌了,而他们都是哪些人呢,比如Linux基金会的干事,比如各大商业公司的老总、董事长等等。那么对比一下GNOME.Asia亚洲峰会上的大牌,除了Karen Sandler是GNOME基金会执行董事以外,其他人呢?能够找到的往往是他们自述,他们为开源贡献了哪些,贡献过什么,极少会看到公司高管。这是为什么?因为在自由/开源软件社区中,技术高的人,贡献就越多(所谓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贡献是决定此人地位的唯一量化指标,这种对“大牌”含义的理解不同,也就意味着此次CSDN承办的开源峰会,已经离题万里了!

当然,由商业大公司来承办也是官府的一个想法,因为商业公司承办,势必会引入其商业利益考量,因此加重商业化效果,而官府也可以利用此大捞一笔,正所谓“官商勾结搞‘开源’,狼狈为奸辱自由”

我想恳求和大声疾呼:请把开源峰会,留给开源社区和开源爱好者!

对开源生态的贡献


此次“开源中国”峰会,如果反观对开源整体生态建设的贡献有多少呢?不能说一点没有,因为让我这样的人看清了中国开源的真面目,也因为这一年一度的机会,成为了一个社交平台。而对中国开源的发展建设,我觉得效果几乎没有,因为没有普及到广大的开源社区,开源爱好者并没有因为每年的峰会而得利。

从媒体效果来看,除了CSDN以外,我关注的G+、Facebook、人人网等社交平台都没有报道和宣传此事,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这次大会确实够“高端,大气,上档次”!但开源不需要高端,开源需要的是接地气!。这样的“开源”盛会最终所产生的结果只能是对整个开源生态一点益处没有,并没有团结一批开源志士,是否达成预定目标也许与封闭的“圆桌论坛”上的讨论有关,但这些都是官府封闭讨论,多大的讽刺啊!搞开源,结果却弄一个封闭的“圆桌论坛”。我也门口偷听了一些圆桌论坛的话题,有些人的谈话还是很务实和勤勉的,但是主持人和在场官员的发言却官气十足,听上去非常别扭。我希望能够在最终的会议公报上看到这次圆桌论坛取得的成果。

开源峰会是如何变味的


中国这种带有官府背景的开源活动,绝对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也是一种“中国特色”!除了无奈地接受以外,更多的也要看到这种特色背后也是政体所限,因此不能多说什么。今年已经是第八届了,我只参加过这一届,但是可以通过每年的网站来回顾这八年来的发展和变化。

从首届开始到第三届左右,通过演讲话题可以明显感觉到,演讲者内心怀揣理想主义,一心谋求在国内推广开源,演讲话题要么务实踏实,要么激昂向上,其中也有不乏亮点和理性的思辩。比如《中国对开源软件应做出与国力相称的贡献》,从话题上就充满了一种战斗的号角。又比如倪光南院士在第二届大会上发表的《开源社区的自由精神和商业经济之间的矛盾》,可以看到此时大家已经在思考开源与商业的关系问题,且思考有一定深度,虽然仍免不了国人特有的民族主义,但此文已经算是前几届里少有的理性哲思了。

从第四届开始,就可以感觉到开源峰会逐渐由对开源本身的思辩和在中国的推广问题,而演变成了某些具体的技术产品或商业价值如何推广,企业如何应用某项开源产品了。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深刻和踏实的研究,倪光南在《在中国推进开源软件的八大关键问题》一文中所阐述和解析的中国开源现状以及面临的问题,可谓是官府背景下少有的真正研究开源的,从倪光南院士的报告中,也非常清醒的认识到开源许可证和培养开源人才的重要性,也对相关问题做了阐述。但是,倪光南院士毕竟不是开源的从业者,他最终没有能够引出开源最需要的是“社区”!有了社区,就有了贡献的平台,就有了一切开源赖以维持的给养。

而最近两三年的峰会,一种浮躁之风迅速蔓延,开源峰会更成为了商家的展示平台和交易场所,中国对待开源的态度最终还是落在了如何减少IT投入成本,这个最富于实用主义的论点上了,极少能够看到有见地和真正务实于推广开源的演讲和发言。特别是随着这两年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的兴起和蓬勃发展,开源峰会上这些“高端”词汇频出,直到今年干脆弄了一个开源与云的分论坛,甚至有人坦言云计算“绑架”了开源,“强奸”了自由,让类似美国棱镜计划这样的更容易更方便的监视和获取用户隐私。

可以简单的说,八年的开源中国峰会,八年来与开源精神渐行渐远……

中国版开源与亚洲和世界主流的差距


上面已经对比了此次开源峰会与GNOME.Asia峰会的差距,其实已经可以很明确的发现,中国的开源是一种封闭的“开放”,本质上推进开源,其实是想把所以大家都进入自己的碗里来,让开源精神的实质——自由,最终灰飞烟灭,只剩下开源的实用主义特性。

一次开源峰会,已经可以管中窥豹的看出中国版开源与世界,与亚洲主流的差距,恕我直言,这个差距可以类比为国足与世界足坛的差距。

第一,据我个人这几年体会,开源在中国从普通民众到企业,更看重其内置的低成本和高价值,却没有感受到开源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精神,一种长久积淀的产物(详细请参考我的博文《中国不适合发展开源》),于是当中国把开源这个舶来品嫁接到中国的土壤上时,便产生了“橘生南为橘,橘生北则为枳”的效果——开源变味了!

第二,开源的核心是社区,这个已毋庸论辩。因此,开源的倡导者,开源的践行者,开源的推进者和开源的峰会的举办者,理应是社区,而不是官府或商业公司。官府和商业公司在开源峰会中的角色应该是提供支持和赞助,而不是走到台前做广告。所以GNOME.Asia的主办者是社区,商业公司作为赞助商;而开源中国峰会则恰好相反,官商成了主办者,而开源社区成员却需要自己掏钱赞助门票!——多么大的反差!

第三,既然核心是社区,官府应该给予社区发展更大的自由,而不是限制和伸出行政干预这只“咸猪手”!开源是中国创新力最集中的地方,理应给与自由和推进,而不是引入类似UbuntuKylin那样的“四不像”的怪物!此处不深谈。

最后,开源的精神凝结在每个人的贡献中。这种贡献不仅仅是代码贡献,不仅仅是技术贡献,可以是推广使用和本地化,可以是教育培训和撰文,每个人都为开源贡献自己的力量,最终开源这棵大树才会枝繁叶茂越来越茂盛,更多的人们也可以在树荫下乘凉,而不是攫取开源果实,只顾着享用,而不想贡献和付出。总之,鼓励和培养贡献精神和公民意识,这才是官府应该干的正事!

不能忽略的亮点和希望


吐槽至此,还是要狠夸一下这次CSDN主办的开源峰会的。总体上说,这次开源峰会相比前几届其实还是弱化了官府味道的,通过第二天的分论坛,强化了技术比重,弱化圆桌论坛的行政意味。可以说这是CSDN这个技术新媒体能够做到的最大努力,极大的丰富了开源峰会的内容,也向开源精神靠近了一点点。因此引入技术背景的分论坛是这次的一个创新,更是一大贡献,我觉得这是本次大会最大最大也是最值得推广的亮点!希望以后历届开源峰会都保留这种形式并发扬光大,最好能融入到主论坛中!

另一个小亮点是CSDN推出的CODE平台,虽然与此同时淘宝、京东和豆瓣,都推出了类似的代码托管平台,但是CSDN作为技术推广新媒体,通过这种形式也是非常好的对开源有了一个支持,毕竟社交化的代码托管,其本质上就是开源社区!

还有一个亮点就是鼓励了类似Linux Deepin这样务实的小公司,每个参会者都会得到一张Linux Deepin最新版的LiveDVD,很让我意外,也很让人欣喜。

最后说说希望吧,首先我希望以后的开源峰会,能够注重社区的作用,引入社区参与,社区组织,社区贡献,而不是由商业公司一家独大,或官府意味浓厚。

其次是希望能够引导开源进入学生群体,进入到普通教育领域,同时也能鼓励更多女性参与到开源中来,讲出自己的经历。比如每年的GNOME.Asia都会有两三个女性参与开源社区的话题和演讲,今年请到了Karen Sandler(GNOME基金会总干事),她用非常平实的语言讲述了自己为何投入自由和开源的怀抱,并讲述了她引导女性参与开源的故事。今年也有两名中国人分享了女性参与社区的经验。总之,凡此种种有利于开源的事,都是官府应该干的正事!如果不想干,也请推动开源社区去做!

开源精神的实质是自由,何为自由?用庄子的话说就是“曳尾于涂的龟”,虽然屌丝,却拥有自由;何为荣华?继续用庄子的话说就是“供在佛龛里的死龟”,虽一身荣华,却难有生之自由。当一个人将要投身开源的时候,他将作何选择?当官府打算推广开源的时候,它应该作何选择?“宁其死为留骨而贵,宁其生而曳尾涂中乎?”。总之,希望官府能够尊重开源同仁们作出的选择,可以不去推动,只要不干预不限制,让我们快乐的”曳尾于涂“,就足够了!

最后希望中国的开源峰会,能够真正开放起来,以自由开放的心态来办开源峰会。说句有点民族主义的话,LinuxCon每年都会在全球各地举办,亚洲已经有日本(LinuxCon Japan)和韩国(Korea Linux Forum)了,为何中国不能办一次LinuxCon China,也许谁都明白这个差距难以很快弥合。总之希望官府能够还开源于社区,还自由于人民,还开源价值于整个社会!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