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博客地址

主力博客:https://tonghuix.io

2012年3月11日星期日

《一次别离》掩藏在泪水下的真相

很久以前的一天,谎言和真相相约在河边洗澡,谎言先洗完,上岸后它偷偷穿上真相的 外衣走了,而真相不肯穿谎言的衣服。于是从此以后人们宁肯接受披着真相外衣 的谎言,却不肯接受赤裸裸的真相。而真相得不到衣服,只能悲伤的流泪,最终 他身上挂满了泪水……

伊朗影片《一次别离》是我很喜欢的一种影片类型,我个人对这种悲天悯人情怀 的影片颇为喜欢,是继秘鲁影片《伤心的奶水》之后另一部让我深受感动的柏林 金熊奖影片,也是奥斯卡获奖影片里少有的既获得金熊奖又获得最佳外语片奖的 电影。《一次别离》采用纪录片式的拍摄手法,多次采用纪录片惯常的第一人称视角和 多视点透视方式来展开叙事,采用手持摄像机的自然拍摄手法,以质朴流畅的镜 头语言,将这一复杂纠葛的事件展示在观众眼前。影片没有对孰对 孰错给出半点的评判,哪怕是电影音乐上的一丝同情,开放式的结尾和毫不夸张 的人物形象设定,更给了观众以丰富的评判空间。

抛开当今围绕伊朗的纷繁复杂的政治环境,和被很多人过度解读的所谓“政治隐 喻”,借助维基百科我查询了伊朗的一些历史、宗教和政治文化,这里仅从影片后半部分 反复出现的女儿特梅几次流泪的特写镜头说开去……




与谎言博弈的真相


导影通过影片后半段的一个细节把该片的主旨告诉了观众:当时特梅和她的家庭 教师正在法院外的楼道等待接受质询,而此时她以背书的方式说出伊朗在波斯王 朝时代,将社会的人分成贵族和平民两个阶级。导演通过这一细节明显的暗示给 了观众影片的主旨:通过内达与西敏离婚,因而雇女佣照顾痴呆的老父,以及由此产 生的波折与误会。探讨在伊朗当下社会中,处于强势阶层的以内达和西敏为代 表的中产阶级,与处于社会底层的以女佣为代表的弱势群体之间的矛盾和纠葛。 同时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强势与弱势的对比,引起人们对相关社会现象的关注,表 达导演对当今不平等社会中的平等与博爱的诉求。

影片并不给人以拖沓冗长之感,前半部以白描的手法叙述案情的来龙去脉,而后 半部则围绕法庭中的两个争论焦点展开,即内达是否知悉女佣已怀孕,以及内达 是否对致女佣流产这个后果承担过错。实际上无论是谎话也好,真话也罢,观众 是无法仅凭影片的只言片语评判真实情况的。观众完全被真真假假的叙事吸引过 去了,而这也正是影片平白叙事中暗流涌动的精彩所在!

最终影片并没有给出关于这个事件明确的判决,因为真相如何已经不言自明,判 决反倒是显得累赘和多余。而真相究竟如何也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法庭里内达 所说的一句话:“是否知道女佣怀孕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入狱谁来照顾 女儿特梅还有痴呆的父亲”。是的,此时谎言与真相早就无关紧要了,社会组成 中人性的关怀才是根本的。

《古兰经》见证的真相


真相到底什么也许只有《古兰经》和真主才知道吧。影片里多处出现了《古兰经》 的元素和手按《古兰经》发誓的情节,也许是表达了朴素的伊朗人民对信仰的尊 崇,以及对内心唯一真相的信任和期许。手按《古兰经》发誓的类似于我国民间 按着良心说话,这都是象征人们要对自己行为负责,及对谎言的敌视。

影片最后揭示出女佣流产的真正原因,正是因为女佣惴惴不安的害怕说谎话发誓遭 报应的淳朴思想以及说真话又连累自己。发誓最终并没有进行,究其原因正是因为人们相信《古兰经》 是见证真相的,也相信一切发生的真实情况都在真主眼皮底下,但同时《古兰经》也束缚了人们表达真 相的勇气,在强势群体面前,在社会矛盾面前,在朴素诚实的良心面前,人们不得不选 择去接受谎言,不敢接受赤裸裸的真相。

泪水荡涤出的真相


影片后半部,女儿特梅曾经闪动着天真与智慧光芒的大眼睛湿润了,多次纠结痛 哭,其中影片最后她在父母离婚上的选择的镜头,更是哭的毫不做作而感动观众潸 然泪下。

第一次特梅流泪的特写是特梅在法庭上做伪证以后,坐在父亲车里的镜头。这 个只有几秒的镜头,将特梅内心对父亲崩塌的形象,以及她做伪证后矛盾复杂的 心境表现得一览无余。这一流泪的场景,为影片最后无奈的选择留下了更深的烙 印。

影片里流泪的场景比比皆是,女佣的流泪既有法庭上的逢场作戏,又有怨恨和无 奈的真情表达,还有被诬陷偷钱时的愤怒与悲伤;女佣丈夫的流泪则表达了自己 因失业不能偿还债务和委屈情绪的爆发;西敏的流泪则是对丈夫的彻底死心,和 离开这个国家而残存的一丝眷恋;内达的流泪面对重病的老父,表达了亲情之爱 和无限的伤感。而真相也就在这一次次的人物流泪中,被荡涤着洗刷着,真相也 逐渐清晰明朗起来。如此多的流泪场景,唯有特梅的几次流泪最为感人;如此多 的流泪场景,导演拍摄起来毫不煽情造作,毫无饰演痕迹,更无悲情之感,反倒 是让观众在演员的哭诉中,体会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无奈与愤怒。

双眼审视的真相


导演给特梅以很重要的角色(也许是因为饰演女儿特梅的演员正是导演的女儿), 他将特梅置于与《古兰经》平齐的高度,很多场景是通过特梅的第一人称视角镜 头来叙事的。比如开头长达20分钟的叙述西敏和内达分居搬到娘家的情节中,导 演让特梅一直是处在一个第三者的角度冷静的旁观着内达和西敏的分居,也冷静的旁观着内达雇佣女佣的 整个过程。而后来更重要的是导演用娴熟的镜头语言明白的告诉观众,女儿特梅看到了 家庭教师与女佣的对话,明确知道了女佣已经怀孕,这就为她后面在法庭做伪 证埋下了伏笔。

女儿特梅如真主一般的审视着这个家庭,以及家庭里发生的一切,就如同《古兰 经》审视着真相一般,可以说特梅在影片中象征着真相,可是“真相”在面对亲情和 社会现实的时候也不得不低头示弱,于是她不得不在法庭上作伪证,也用泪水洗 刷着自己无奈地抉择。

而与此同时,当特梅没有出现在场景中的时候,女佣的女儿则充当了这个角色。 女佣在内达家里整理房间和照顾老父的整个过程,两次加在一起长达15分钟,这 15分钟的场景也是在小女孩一刻不落的紧盯下完成的。更关键的是,通过她的叙 述,观众知道了内达与女佣流产之间的责任关系,这就为影片最后纠纷的解决设下陷 阱。

最后解决纠纷时,导演同时让特梅和女佣的女儿出现在同一个场景中,共同见证 真相的产生,可以说这两位真相的见证者与冲突双方组成了一个特别的“真相法 庭”。虽然最终女佣没有取回《古兰经》,但是审判谎言的角色却是两位女孩纯 真无暇的双眼,女孩就如同《古兰经》一样,既见证了真相,也束缚住了内达、 西敏和女仆去表达真相。导演借两位女孩的双眼审视着整个事态的发展,审视着 真相的最终诞生,也引导观众期望借女孩的双眼做出公正的审判。

无奈选择的真相


影片的最后一幕,导演给出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让观众去设想女儿特梅如何在离婚双方作出 选择,这个场景采用中长镜头一气呵成,观众此时与特梅感同身受。此时的特梅流泪了,她多么的想 不作出这个选择,她多么的希望父母可以像以前一样快快乐乐的幸福生活在一 起,她多么的希望这个关系到整个家庭未来走向以及自己命运的选择,不要落在她稚 嫩的双肩上!

每个人都很明白,无论她作何选择,都是痛苦和无奈,无论如何选择都会伤害到 另一方,无论如何选择她的未来命运都不会掌握在她自己手里。因此,观众不禁 发问,究竟是谁逼迫她一定要在父母中二选一的呢?究竟为何要作出如此无奈的 抉择?为何要让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早早的去承担家庭与社会的重压?



影片里的每个人都要在真相与谎言之间作出选择,很遗憾的是几乎每个人都说了 谎话,几乎每个人都在真相与谎言之中选择了谎言。他们本可以直面自己的良心 而说出真相,可是究竟是什么逼迫他们选择说谎?是什么让他们不得不在真相 与谎言之间作出无奈的选择?又是什么让本可以快乐成长的女儿特梅和女佣的女 儿不得不面对生活的残酷?

也许此时女儿特梅的眼泪正象征着当下的伊朗人民吧,他们是不是也要在真相与 谎言之间作出无奈地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