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博客地址

主力博客:https://tonghuix.io

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可爱的骨头:希区柯克风格的温情


 


庆祝BLOGBUS复活,我的原创影评第一个要发到BLOGBUS上!


2009年是希区柯克诞辰110周年,也许是一年来看得希区柯克的影片比较多,于是在分析这样一部带有悬疑风格的影片时,不自主的联想到了希区柯克。不可否认的是,正如法国新浪潮代表人物特吕弗所言,希区柯克的电影就如同是导演的工具箱随时可以取用。因此在《可爱的骨头》里,我看到了很多希区柯克的工具被彼得·杰克逊这位老兄用的得心应手。


网上对《可爱的骨头》的评价不是很高,imdb的分数也将过及格线,高评价与低评价的人俨然成了对立的两派,看过原著小说的人,往往对影片评价不高,而反倒是第一次看影片的人倒是对片子的印象很不错。我也是看过原著的,那么我更支持哪一派呢?


首先声明,文学艺术与电影艺术是不能类比的,仅以“电影不如小说好看”这样一句话来评价影片是极度不合适的,更是缺乏客观与科学精神的!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它综合了包括文学在内的多种艺术形式,因此它就具有更多的具象性和娱乐性;而文学是一种符号媒介,它更多的是启发了大脑对于画面的联想,因而就具有抽象性。彼得杰克逊选择将《可爱的骨头》这样一个具有极大抽象性的文学作品改编成电影,他一定是承受非同寻常的难度和压力。


精妙的镜头剪辑


这部片子最吸引我,同时也是让我最赞赏的部分就是真正实现了希区柯克大师所言的“用镜头来讲故事”,在彼得杰克逊的这部片子里尤其明显,长短镜头的妙用和每一次的剪辑都看出了他在驾驭镜头语言方面,早已是炉火纯青。


片子(实际上开始不久就把哈维先生是凶手这个结局告诉给了观众,也很早就把苏西已死告诉给了观众(小说也是这样开篇的)。而寻找凶手以及通过苏西的“天堂视角”来窥探活着的人的生活是片子的主要内容。这种先告知结果再寻找过程的悬念处理方式,与希区柯克的悬念观是吻合的,看来彼得杰克逊从一开始就把已经利用上了希区柯克的“工具箱”。


苏西作为旁白者,完全可以由旁白的语言来表现情节的,但是很多时候更依赖镜头,只在必要的画面转化时用旁白一笔带过,电影就要用画面来说故事,而不能用台词,这是成熟的电影导演都懂得的道理。


这部片子对于长镜头和短镜头的使用很有讲究,毕竟是拍B级片发家的嘛,因而镜头讲故事的方式就更加纯熟。片子开始有一段讲哈维先生的古怪,在小说中并没有具体描写他是如何古怪的,只是不断地提“哈维先生有些古怪”,在影片里,导演用一系列短镜头拼接出了哈维先生的工作和为犯罪做准备以及他古怪的性格,同时音响也配合着哈维先生的心理动机,此时一种怪诞气氛徐徐流出。


又比如那个缀着铃铛的毛线帽子特写,这个镜头设计的很独到,由一个主观镜头跟随帽子在蕾切尔·薇姿扮演的母亲手里传递到苏西手里,这是一个很有讲究的镜头,而不是简单的由特写镜头完成。


苏西在玉米地里被被奸杀与苏西家晚上的生活采用蒙太奇交叉剪辑的方式拼接到一起,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镜头设计,看似散乱无章,但从悬念上制造了一个对比,将紧张恐怖的气氛和哈维那极端残忍极大化的表现了出来。这样的镜头设计看得出彼得杰克逊匠心独具的一面。


类似的镜头处理还有父亲在街上询问苏西的下落,而苏西则在冥界徒然的呼喊着“爸爸!”,警察在家里录笔录,而苏西则在冥界的家中感受着这一切.。让人感觉人间与冥界似乎没有隔阂,但却永远不能合一,这样的设计无疑将悲情渲染到了极致。


让人近乎窒息的场景,也是运用希区柯克悬念最多的镜头部分则是在苏西的妹妹琳希前往哈维家找寻证据的一系列情境里。从琳希进入哈维家开始,镜头就给观众一个悬念,如果俩人恰好碰上怎么办?通过哈维下车进屋等一一系列短镜头告诉观众,俩人必会相遇,一定会发生故事。此时音响也恰到好处的放大了这样一种悬念的作用,就如希区柯克所说,从悬念发生到矛盾结束的这段时间,一切故事都将被观众感官放大。彼得杰克逊显然是深谙此道啊!


创意独到的CG设计


CG设计主要用来表现小姑娘在天堂的景致,这样的景致是小说没有描写的,或者说是没有具象化描写的。而在彼得杰克逊的镜头里,将这样的天堂场景具象化的表现了出来。这是他的一个独创,镜头设计和CG设计相结合,令影片更加好看。


其中父亲打碎瓶中船的镜头,与苏西天堂里瓶中船触礁撞碎的想象合二为一,这样的剪辑和创意,实在是漂亮!现实与虚拟的完美结合,在此时极其完美的表现了出来。用画面同时来变现两个世界中的生活,是一个难点,但也是该片的亮点。


有人说片子里CG用得太多了,我不这么认为。对于惯常大量使用电脑动画来表现情节的彼得杰克逊来说,这是一个很容易达到的方式,况且在这样一部影片中,使用CG来描绘天堂的场景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片子的容量有限,很多天堂场景比如苏西的一些生活等等都通过短镜头交叉剪辑的方式拼接在了一起,而镜头的过渡自然而不做作,通过CG达到这种方式显然更容易也更优秀。


真挚的情感,扎实的表演功底


主角苏西是由西尔莎·罗南扮演的,她那双美丽的蓝色大眼睛,将苏西时而清纯美丽,时而天真无邪,时而忧郁寂寥,时而惊恐万状,时而悲伤切切,时而含情脉脉,时而轻松释然的性格,真挚而自然的流露了出来。西尔莎·罗南在表演苏西这个角色时特有的情真意切是打动观众最关键的地方,在很多长镜头的表演中,这种真挚自然的情感流露有时让我情窦丛生,有时又心生怜悯。


与雷在学校过道里相遇的场景是由一系列长镜头来表现的,和雷那种冷冷的表情不同,那种少女情窦初开时的手足无措与内心的向往在西尔莎·罗南的蓝色大眼睛里近乎完美的流露了出来,虽然没有音效的支持,此时我似乎能感觉到她心突突直跳,如小鹿乱撞……另一处则是在天堂中,她饰演的苏西在天堂里偶遇雷的情节里。


与父亲隔世相望是片子里感人至深的情节,现实中父亲遭人暴打重伤,在苏西眼里,五味杂陈。此时西尔莎·罗南的眼里流露出的不仅仅是悲伤,同时还有一丝大彻大悟的感怀。


另一位主演是里面的连环杀手哈维先生,他是由史坦利·图齐扮演的。这个人也许有人会说不熟悉,如果看过2002年的影片《地心抢险记》里那有些神经质的地质学家,还有2004年Tom Hanks的《幸福终点站》里面美国机场海关的头头,对他也就不陌生了吧。他在片子里总是第一配角,这部片子也不例外,他是属于绝对演技派,无论是《地心抢险记》里那个神智有些问题的地质学家,还是《幸福终点站》里因循守旧而又有些滑稽的机场海关头头,都能看出他在表演上扎实的功底。


在《可爱的骨头》里,史坦利再一次用他的演技征服了观众,虽然年过半百的他有些发福,动作也不如从前那么迅捷了,不过在片子里他依然用眼神和台词,还有那让人有些作恶的化妆,将哈维这样一个变态杀手残暴冷血,毫无人性的一面表现了出来。同时他又赋予了角色更加真实的生命力,以至于在看到影片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把他与小说中的哈维对上号了。


苏西的妹妹,是由罗丝·麦克莱弗饰演的,她也是1993年澳大利亚影片《钢琴课》里面那个跳舞的小女孩。事实上她比西尔莎·罗南大9岁,饰演实际年龄只有12岁的“妹妹”显然是很有挑战性的。不过她在片子里的表演同样征服了观众,童星的魅力丝毫不减当年啊。


锦上添花的音响


这部片子的配乐并不是很有特色,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不过音响效果则是让人印象深刻。在片子中,苏西被奸杀前,哈维先生开可乐瓶时的声响和哈维说话时的呼气声被夸张的表现了出来。


另一处则是琳希到哈维先生的房间寻找物证的这个桥段中,音响将翻笔记声音,哈维的呼吸声,木地板嘎吱嘎吱的声音极其夸张的表现了出来,即便是无声段落那种紧张气氛也让人窒息,似乎能够听到心跳声。


音响的处理虽然不多,但是却往往恰到好处,虽然这片子未必会获大奖,但是音响和剪辑应该会获得一些褒奖吧。


为人诟病的败笔


败笔不是没有,这部片子最大的问题出在小说改编上,虽然镜头感很好,表现力很足,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小说的改编是比较失败的部分。小说并没有太多的放在对罪行的追逐上,反倒是将苏西死前和死后的生活安排的比较满,让人们感觉到了更多的温情与欢愉;而电影则过多放在了追逐哈维先生罪行的这一系列镜头里了,这样也就通过悬念,让人们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父亲如何能够找到哈维先生,并把他绳之以法的过程里了,这样如何过渡到苏西终于释然放手离开这个主题时就显得过于突兀了。于是乎,这样一个具有积极主题的小说在影片的很多地方都变得消极了,虽然他通过色调和旁白力图弥补,但依然不可挽回影片没有尽力表现小说主题的这样一个缺点。


小说从一开始就采用了“过去·现在”相互拼接的方式,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构思和创意,彼得杰克逊并没有直接拿来用,而是将苏西被杀前后分开来,这种方式很简单,但是将小说的构思创意给磨灭了。这种“过去·现在”相互拼接的电影,并不是没有先例的,比如《英国病人》就是很典型的将过去和现在非常完美的通过极其独到的镜头剪辑拼接在一起的;如果采用这种方式的话,我想拍摄《可爱的骨头》的难度会进一步加大,如何带领观众在现在、过去、苏西的天堂世界这三个时空之间自由而完美的相互转换,也是他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综上,片子是部好片子,只是离经典还差那么一点。可以看到彼得杰克逊取用希区柯克“工具箱”的“工具”很是得心应手啊,不过灵魂并没有真正领会,希区柯克的电影几乎都是他自己参与改编的,初稿往往是他和他老婆一起完成的,这样从影片的情节到主题都会比较完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彼得杰克逊的编剧水准还有些需要提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