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博客地址

主力博客:https://tonghuix.io

2007年6月10日星期日

理发断想

今天我去理发,因为最近天气实在太热了,所以就尽可能理的短了一点。结果一照镜子我这头整个就是一鸭蛋,还是长毛的!

突然想想自从十年前搬到这里以来,关于理发这件事还是颇有一些周折的嘛。

刚搬来不久,附近没有什么便民理发的地方,我就只能到姥姥家附近一个便民理发的地方去解决。这家理发店在居民楼的二层,是一对老人开的,把自家的一间屋子用来做理发店,做一些小生意既服务了大家,又可以老有所乐。可以说,这家理发店是我童年和少年时期印象最深的地方了。不过这家理发店比较小,而且去姥姥家也不方便,我总是期望在自己家楼下能有一家理发店。

一两年后楼下开了一家叫做“小平理发”的理发小屋。这个理发屋就在我家阳台对面。刚开始这个小屋只有一两个伙计,干一些简单的美发的活计。后来扩大到两间屋子,增加了两张美容的床和一些美容用品等。对这件理发店的印象只集中在门口挂着的“小平”两个字上。理发师的技艺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过价格稍微贵了一些,好像单剪是10块吧。所以当时很少在那里理发。不过后来据说那里开始搞一些“另类”服务,所以我就不去了。毕竟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孩子嘛。

一年后,另一家理发馆,开在了“小平”的旁边,因为比“小平”更廉价,而且没有什么不良的服务,再加上女主人的手艺和技艺更出众所以我就常去那里理发。记忆中,那个地方有两排理发座椅,差不多能座8个人。有好几个小工,都是年轻的男男女女。手艺都很好,可是我每次去都会点名让女主人来理发的。她理发的时候会给我头部做个很不错的按摩呢,她理发总是觉得很快,很整齐而且很舒服。所以这个理发馆给我的感觉总是那么好。

一段时间以来,这两家相邻的理发馆一直这样并排着竞争着。可是“小平”总是因为价格不够低廉而落后于这个后起之秀。所以后来“小平”理发馆最终倒闭了,变卖了为一家网吧,后来网吧又被取缔了,变成了铁路运输公司的一个小仓库(这个小地方就是给图书批发市场发货用的中转站),然后部分店面又租给了一位残疾人,残疾人则用这个地方作一些家电维修方面的小生意。后来这些地方都关了。

不过,幸福总是短暂的。两年后,这些临时建筑被强制拆除,自然理发的小店也没了。我又没地理发了,常常顶着满头长毛找理发馆的场景让我印象深刻。后来,我就依然在姥姥家附近的那家便民理发馆理发,那家理发店没什么变化,只是物是人非,主人家的孙女上中学了(她好像比我小一岁,从来没看过正脸,遗憾啊!),而曾经的老两口也变成了只有女主人一个人来理发了,来的人也少了很多。我一问才知道,他老伴在老家因为心脏病发作已经去世了。我在为她悲痛的同时也在想,这个理发小店最后说不定也会倒吧。这里我最欣赏的地方就是平民化,还有就是廉价,两块五就可以把我的头剃了,真的太值了。所以,来这里理发的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和小学生。毕竟,这家老人也不是为这个谋生,只是方便社区嘛。

差不多有一年吧,又在离我家远一点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理发屋,那里处在城乡结合部地带,卫生和治安感觉比较差。不过这个理发屋还是很好的,价格还能接受,男主人是湖南人,手艺不错。在我跟那理发的第三个月吧,这家新添了一名成员——男主人喜得贵子。理发前的等待时间里,我就常常逗小孩玩,看着小孩天真的笑,自己也发自内心的感觉舒爽。不过那家理发馆一般都是给一些外来务工人员理发的,我嫌卫生上不过关(事实上,我脖子上起的包可能就是那个时候传染的)所以就不在那理了。

在这段时间,离我家楼下很近的地方开了一些美发店,不过价格昂贵,总是让我望而却步。总是没有什么价格低廉,而且手艺又高的理发店出现。后来,听爷爷和奶奶的介绍,在临近社区里有一家小理发店。这家理发店正好位于我高中学校出来的马路对面,可以说理发还是非常方便的。这家小店是一位年轻的湖南帅哥开的,手艺很好,姓邓,我爸管他叫“小邓”。“小邓”的理发店很小,而且临街,总是车声隆隆。他确实很好,无论任何年龄层次的人他都可以给你理,很快他又收了一个徒弟。经常有一些附近学校的美女到这来剪头发,真的很满足我的眼欲哦!今天我的理发就是在“小邓”的店里理的。已经差不多两年多了吧,自从高三开始我就跟他那理发,价格低廉,手艺高超。真心希望他越办越好!

那么多年的理发经历,让我看到了生活环境的改变,也看到消费层次的升级和变化,也看到了不同的人不同的追求。也许头发这种人的生物属性,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生物属性了,更多的映射了太多的社会属性,太多的社会万千,太多的物是人非,太多的拜金主义。

理发,剪掉的难道仅仅是千万缕发丝么?